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指间★小说】瑖剑传奇

发布时间:2019-09-14 07:10:10
孤星映碧山,幽居绽梅寒。自叹香尘尽,今宵别梦残。
今夜如昔,月影娟娟,梅枝横斜,只是再无倩影翩然。初春的风依然带着几分寒气,拂过他的脸,舞乱他的发,一点梅花飘落,殷红如她眉心的那点朱砂。事实就是如此,任何事物都会牵起他对她的忆念,因为她是他深爱的女子,只是她已离他而去——
屋内,烛火摇曳,他已习惯为她点一炉香,即使现在她已不在。香薰燃尽,残香渐杳。风送幽梅,纷飞漫舞,他看着几点嫣红飘进支开的窗里,思绪开始蔓延,蔓延处,总是疼痛不堪。
他本是一个幽居世外,与妻子种梅为乐的剑客。无奈手里的剑觊觎的人太多,他也终难免却杀身之祸。三个月前,那夜的月色,正如那些晃动的刀光剑影,彻骨的寒。
“哲熙,我们远离江湖,归隐山林吧。”她曾如此说,他答应了。所以他们生活在梅居,与世无争。一缕梅香,一段月色,都是他们最深的爱恋。
“哲熙,今夜我是你的新娘。”成亲的那晚她说,他点头。所以她成了他的妻子,相许相依。几度梅开,几番梅落,都是他们最甜蜜的日子。
“哲熙,我不行了,来生我还做你的妻。”她合眼的时候低语,他泪下。她为他挡了一剑,从此与他阴阳相隔。从那时起,梅居的一草一木,日升日落,都会惹他悲伤。
他的悲伤成了报复的动力,所以他广发挑战书,于两个月后的今天在江南第一世家陈天豪家的习武场比武,并扬言谁打败了他就可以得到他的剑——瑖剑。陈天豪是江南武林中最有威信的人,由他主持比武,想必很公正吧。而他只是认为参加比武的人必是想夺剑的人,想夺剑的人就是那夜围攻他、夺他妻子性命的人。
他有足够的自信打败他们,因为他师父说过瑖剑是一柄绝世好剑,威力无比,只要有它在手,天下便再无人能敌。这也是那些人千方百计要夺剑的原因,说到底不过是为了“天下第一”的名号。
他一直不解的是,师父临终时嘱咐他,如论如何都不得将剑拔出剑鞘。所以他从未见过瑖剑的真颜,甚至根本不清楚它的威力到底有多大。但自从他得到它,江湖人便认定了他是天下第一,他们对他群起而攻,企图夺走瑖剑。追根究底,他的妻子是因这把剑丧命,所以他不要这剑也罢,他只想报仇。
自从妻走后,他夜夜不能寐,于是他想不如早些启程去杭州,探探陈天豪的底,也可以一览天堂的风光,遣散一些愁绪。于是,在这个夜里,他作别梅居,踏着月色南下。
“蕁,等我,报了仇,我就回来陪你。”他在妻的墓前许诺。


碧柳凝新月,断桥铺残雪。心有双丝网,怎解千千结?
栗色的马,白衣的人。五日后,他到了杭州,自然不能错过西湖,于是他准备在离西湖不远的一间客栈落脚。
君悦客栈。这一天,天阴沉沉的,欲雨未下,阴云便似蓄满了泪水的眸子。
哒哒的啼声由远及近,渐行渐缓,马上俊秀的男子温润如玉,他提剑下马,动作十分潇洒。
客栈外一颗高大的榆钱,一片叶飞落在他的肩上,他并没有看见叶落,却感受到肩头多了东西,这轻微的分量他都能发觉,又何况背后破空而来的剑气?他手里的剑一转,背过身一挡,乒然一声,偷袭者只觉握剑的手虎口发麻,不禁面有惧色,低声道:“瑖剑不愧是绝世神兵,不出鞘都这般厉害!”
他瞥了一眼偷袭自己的中年男人,冷声道:“比武之期将近,何必鬼鬼祟祟,偷袭于我?!滚!”
偷袭者噎了一口口水,慌忙跑开了。
客栈里人来人往,他要了一间上房便上楼了,吩咐了小二给他沏一壶上好的龙井,抛出一锭银子,再无多余的言语。小二不敢多问,马上去沏了茶送来,又匆忙退去。
此时屋外下起了雨,雨声淅沥,越来越清晰。他俊眉微皱,抚摸着瑖剑精美的剑鞘,上面镶金嵌玉,他不相信里面当真是杀人的利刃,因为它看起来更像是一件精雕细琢的装饰品。
不出鞘也厉害?他回想起偷袭者的话,难道是剑出鞘后的威力太大,师傅才叮嘱他不能将剑拔出鞘么?他不敢去证实他的猜想,因为拔出后会是怎样的后果他无法预料。
他支起窗,探头往下看去,屋檐挂着雨帘,雨雾有些迷蒙。街道上三三两两的行人撑伞而过。他正想收回视线,却无意瞥见对面屋檐下的女子,是什么使他的目光驻足?恐怕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想看着她,只见她一袭白衣纱裙,翩然而立,她望着雨珠纷洒,一手摊平伸到屋檐下,另一只手轻拢衣袖,雨珠弹落她的掌心,她缓缓抬头,也许是想看一看下雨的天空,只是他的面容却跌落在她眼眸深处,隔着千重雨雾,两人竟似心有灵犀一般都确定对方看的是自己,相对良久,他不自觉有些面红,而那位女子也恍然回过神,羞怯地立马移开目光,冲进雨里,冒雨前行。
楼上窗边的他这才清醒,望着雨里的倩影,他提剑而起,从窗口纵身一跃,翩然落在她的身前。
谁挡了去路?她稍稍抬眼,眼前的他如玉竹般修挺,这不是刚才楼上的人么?芳心的跳动使她有些慌乱和羞怯,她低声问道:“公子为何挡我的去路?”
“雨大,姑娘这样会淋坏了身子。”他的声音清淡如水,但依然可以听出言语里的关切。
女子浅浅一笑,你追来就是为了说这句话么?她不禁问道:“那公子不怕也淋坏了身子么?”
“男儿身哪有那般娇贵!”他的声音依然清冷。
女子秀眉微颦,淡问道:“那公子认为所有的女子都是娇贵的么?”语气带着三分戏谑。
他抬眼望了一下天,也不回答女子的问题,淡然道:“这雨一时停不了,还是先避雨吧。”
女子点头,转身走到一个屋檐下,她全身已湿透,衣服贴着她的身子,更显得她身材曼妙,玲珑有致。
他这才得以细看她的容颜,她撩开额前湿漉漉的发丝,清秀娇美的面容竟像画里的人儿,而让他吃惊的是——这张脸竟和他已逝的妻子有些相似,只是她的额心少了一颗朱砂痣,他一时愣住了。女子感觉到有一束灼热的目光盯着自己,面带娇羞,低首轻咳了一声。
他回过神,移开目光,心想肯定是自己太想念亡妻了吧。他带着歉意解释道:“我一时以为我见到了一个故人。”
女子这才明白他看自己的原因,得知如此竟生出失落之感,但她依然淡笑着道:“公子眉心凝愁,想必这位故人和你关系非同一般吧。”
他不作隐瞒,“他是我的妻子,已不在人世了。”
女子听此忙带着歉意道:“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无碍。姑娘还是找间客栈歇息一下,泡个热水澡驱寒吧。”他望着雨势渐弱,放心了些道。
女子似有尴尬道:“我今早出来游玩的,忘了带银子,没想遇上大雨。”
他露出久违的笑容,那一丝笑极淡,温和道:“原来如此,那姑娘和我住同一家客栈吧,账记在我头上。”
女子点头道:“那多谢了,我家离此半个时辰的脚程,骑马很快,不算远,明天我拿钱还你。”
他点点头,并没把钱的事放心上。
二人回到客栈,雨停了。女子换洗一番向他告辞离去,并许诺说明日一定来还钱。
两个人名姓都不相知,他又怎会把还钱的话当真?更何况他根本不在意。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第二日雨雾并未散尽,但云层里些微洒下些日光。而昨日的那个女子真的来客栈找他了,不过他一早便出去游湖了。女子向掌柜的询问了一番,掌柜的说她要找的那个公子并未退房,但一早出去了。
而此时,他正在一小舟上,独立船头,一望湖水潋滟,还算空明,千峰紫翠,冠山为寺,架木作亭,楼台烟雨,绮丽清幽。他不由得叹道:“昔日观画恐西湖不如画,今乃知画何足以尽西湖!”
摇橹的老艄公笑道:“公子第一次览西湖胜景吧?”
他淡笑道:“正是!”他顿了一声续道:“对了,老伯,我听说西湖孤山遍植梅树,此时梅花应该还未谢吧?”
老艄公回道:“嗯,孤山之梅乃前朝和靖先生所栽。林和靖一生植梅养鹤,淡泊名利。如今像他这样的人恐怕没有咯!”
他陷入沉思,想起了与妻在梅居的往事,他曾说要带她到西湖孤山观梅,看看是他们栽的梅好,还是孤山之梅秀。他轻轻叹息了一声,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瑖剑,回想着老伯的话,接道:“世间人皆为名利奔波,而不爱名利之人却为名所累。”这不正是说他自己吗?不爱名声,却享有天下第一的名号,以致找来杀身之祸。
两人一时无话。他收回心神,沉浸于碧波渺渺、云天苍苍之中,只见远山含翠,若烟若雾,一时恍若置身仙境。
而那个女子左思右想猜他应是来游湖了,于是在西湖畔寻找。雇了一只小船,也立在船头四处寻望。而不远处的小舟上,一白衣翩翩的公子抱剑而立,不正是他么?女子心神一动,嘴角上扬,忽然跃起,轻点湖面——
他听到踏水而来的声响,侧目看去,丽影翩然,倏地落在他跟前。小舟左右晃了晃。他带着些诧异道:“是你?”
女子含笑道:“我不是说了会来找你还钱的么?”
他淡淡道:“那点小钱,姑娘何必当真。”
女子秀眉一挑,悠然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还不知公子姓名呢。”
他望着湖面道:“在下楚哲熙。”
“楚哲熙……”她低声念了一遍,有一种温柔从她的眉梢眼角铺展开来,她望着那个如玉的男子道:“你不问我的名字么?”
他一贯地淡然道:“你想说自然会说。”
女子点头,淡笑道:“也是。你似乎很自信我会主动告诉你。”
他只是瞥了她一眼,又沉静地看向湖面。
女子道:“我叫陈夕雪。”
他侧脸看着她,算是问候,道了一声:“夕雪姑娘好。”
陈夕雪秀眉微皱,问道:“你是个很冷淡的人?”
他默然。
陈夕雪又转移话题道:“看你挺儒雅的,却总抱着这把剑,难道你是剑客?”
他点头。
陈夕雪叹道:“难怪总是酷酷的。不过你的剑看起来很特别,能给我看看么?”
他并不怀疑陈夕雪有其他目的,于是大方地把剑递到她手里。
陈夕雪看着精美的剑鞘道:“这么美的剑用来杀人真不可思议。”她说着还准备拔剑。
楚哲熙眼疾手快制止了道:“此剑不能出鞘!”
“为何?”陈夕雪好奇。
“家师临终之时嘱咐的,他未及言明原因就去了。”他如实相告。
陈夕雪更加好奇道:“世间竟有如此神秘的宝剑,不能出鞘?!”
他淡笑,不再多言。
陈夕雪也只能作罢,转而笑道:“你应该是第一次游西湖吧?我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今天我带你转吧,算是报答你昨日对我的帮助。”
他拱手道:“如此甚好,多谢姑娘了。”
两人算是成了好友,陈夕雪带着他转了一天,日暮时分,两人在湖畔作别。
陈夕雪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竟生出许多惆怅,玉步轻移,忽觉脚下踩着了什么东西,俯身拾起,是一块金锁片,一面刻着一句诗: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另一面雕龙刻凤的细纹之中刻有一楚字。
看来这块金锁片是楚哲熙的,从锁片看,应该还有另一半。陈夕雪正想要不要还回去,但似又舍不得,她不是贪慕锁片的价值,而是眷恋那个如玉的男子的气息。她轻叹了一声,握着锁片看着他早已消失的背影道:“此一别,何年得见?就当留给我作纪念吧。”她决定不还了。


谁家玉笛暗飞声,未成曲调先有情。不识春风拂玉面,痴心不改似月明。
他来杭州已是一月有余,离比武之期只有五日了。他想是该去陈天豪府上了,于是离了客栈。
经过繁华的闹市,街道上人声喧哗,叫卖声不绝于耳,两旁酒旗招摇。他经过一个玉饰摊,目光被一支玉笛吸引,驻足问道:“老板,这支玉笛多少钱?”
老板笑道:“一百两,不二价。”
他瞥了一眼老板,又低首细看白色泛青的笛身,玉色一般,又抚摸了一番,尚算温润。
老板见他有些犹疑,便道:“这可是唐朝玄宗御用之物,一百两很便宜了。”
他淡淡一笑,是不是玄宗御用之物一眼便知,只是他不计较,也不在乎,掏了怀里的一锭银子道:“我要了。”
老板眉开眼笑道:“公子真是识货之人。”
他把玉笛揣在怀里,继续往城中走去。
来到陈天豪府上,太阳已开始偏西。
远远的,夕阳笼着红墙碧瓦,楚哲熙来到门口对管家报了名姓,说了来意。管家忙把他往府里请。
进到府里,到处雕梁画栋,精美之至,且有亭台楼阁,水榭假山,颇有几分帝宫之气,又不失江南园林之秀。
而此时大厅里宾客满座,看来参加比武的人来了不少了。陈天豪正和大家寒暄。管家过去低声说了几句,陈天豪带着些惊诧,忙走向楚哲熙拱手道:“未知楚少侠驾到,有失远迎!”
众人也都看向楚哲熙,面色各异,有惊讶的,有畏惧的,也有不屑的,总之面带善意者鲜有,且个个盯着他手里的宝剑,目光灼灼,似市井小贼一般。
他对众人扫视了一遍,回礼道:“陈老先生言重了。这次比武之事,还有劳先生操持。”那些面孔中果真有熟悉的,正是那夜围攻他的人。
陈天豪一身青色金丝锦袍,富贵之气逼人。他面相还算和蔼,他淡笑着,狭长的眼角有些皱纹,他捋了捋短须道:“楚少侠年少英雄,武功了得。能为楚少侠主持比武,是老夫的荣幸!”
陈天豪又对大家道:“比武之期将近,楚少侠如今也已到位。还请各位在府上暂住几日,招待不周之处请见谅!”
大家纷纷道:“陈老先生客气了。”
陈天豪安排了一干人的住处,又设了晚宴。

共 9 6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柄传世的瑖剑,引来江湖的腥风血雨,负有天下第一的楚哲熙因报轼妻之仇,带着瑖剑重出江湖,将那个人,那抹梅香,那段月色都留在了心底最深的地方,不想,却因一场雨,遇到了她,本不知她的来历和身份,在烟雨迷蒙中的杭州西湖畔,遇上,只是她,终不是她,相貌相似,却少了朱砂,本无牵挂,何须羁绊,而陈府中的琴笛合鸣,随着翩飞的花瓣飞舞,更将全文引向了高潮,孰不知,令江湖风起云涌的一柄传世的瑖剑,引来江湖的腥风血雨,负有天下第一的楚哲熙因报轼妻之仇,带着瑖剑重出江湖,将那个人,那抹梅香,那段月色都留在了心底最深的地方,不想,却因一场雨,遇到了她,本不知她的来历和身份,在烟雨迷蒙中的杭州西湖畔,遇上,只是她,终不是她,相貌相似,却少了朱砂,本无牵挂,何须羁绊,而陈府中的琴笛合鸣,随着翩飞的花瓣将全文引向了高潮,敦不知,那把令江湖风起云涌的瑖剑,那把师父千叮万嘱不得出鞘的瑖剑,原是一把断剑!无数人的争夺,无数的杀戮以及被杀戮,在这里戏剧般的转折,楚哲熙最终还是为妻复了仇,只可怜陈夕雪一腔柔情付著东流,夕雪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楚哲熙和他的妻,早已回到了当初那个定下百年的梅居,和着那抹梅香,那段月色,一起轮回到下一世。感谢来稿指间,指间因您而精彩。本文文笔优美,情节曲折动人,推荐阅读,顺问春安【霜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40107】
1 楼 文友: 2012-04-01 10: :14 文笔优美,情节曲折,情感热烈,好文,问好作者 薄云初褪,一地霜华碎
2 楼 文友: 2012-04-0 17:46:56 古色古香,颇有韵味,读来很合作者之词风,清新,灵动。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楼 文友: 2012-04-0 17:47:28 看看俺家的小箬妹妹,抱抱你,鱼姐姐想你啦。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4 楼 文友: 2012-07-27 01:11:58 我不善写小说,我只喜欢看,看主人公精彩的故事演绎,享受精神的盛宴。
回复4 楼 文友: 2012-07-27 07:18:02 感谢老师赏光。我其实也不会写,还请多赐教!吃什么可以不拉稀
晚上漏尿穿什么纸尿裤
小孩口臭
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