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六百二十四章 意外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1:23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六百二十四章 意外

最令李富真悲愤的是,说好了“先让它站起来”,然后“满足她”,结果直接在她嘴里弄完,提上裤子就没那事了。

李富真悲愤地跪坐在那里,愤怒地盯着他喘息:“你你你”

唐谨言眨巴眨巴眼睛:“漫漫长夜,何必心急”

李富真心痒得快崩溃,可她又不能真的犯贱求艹,勉强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切齿道:“唐谨言,你故意羞辱,这账我会跟你算个清楚”

唐谨言缓缓道:“鸭子这种事谁爱做谁做,唐某人是做不来的。不过怒那有一句话叫一决雌雄,也就是说争斗的双方总该有一个是雄的,有一个是雌的。我觉得吧在你家里,你是雄的,任佑宰是雌的,而你为之压抑十几年,如今想要在我这里寻找的是相反的东西。”

李富真怔了怔,怒意慢慢消散下去。

唐谨言的话说到了一切的源头,她为什么会和唐谨言搅和在一起,并且被粗暴凌辱还能产生快感的源头。这个源头她自己也知道,但被人这么剖开了说,还是令她产生了一种被剥得赤裸裸的感觉。

虽然她此刻已经起身,不再是跪坐,可唐谨言的高度看她依然是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其实怒那跪着的样子也挺好看的”

李富真终于受不了这赤裸裸的言辞,愤然拎起包包,转身就走。

唐谨言也没有拦,战争可不是死缠烂打。

正在此时

,唐谨言的响了。他随手接起一听,对面传来权正阳的声音:“我泛西方旗下夜场,有个醉鬼喝醉了乱喊乱叫,说这个月内就要让唐谨言和李富真这对狗男女好看。要不要控制起来问问状况”

唐谨言淡淡道:“会这么说话的莫非是任佑宰”

已经走到门口的李富真骤然停下了脚步。

“韩国很少有人不认识他”权正阳笑了笑:“就是任佑宰。”

唐谨言看了看李富真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控制住,我就过来。”

首尔道上,一般来说人们默认着是唐谨言已经一统江湖,可实际上权正阳的泛西方派一直没有像其他帮派那样被唐谨言兼并,也就是说唐谨言表面上号称一统江湖,其实还是有掣肘的。这是当初为了做给议会看的,表示没有实质一统而是划江而治,这就不容易引起过于剧烈的反弹。只有很少的人知道权正阳不仅始终在服从唐谨言的指挥,而且他才是最早投效的那一个。

任佑宰就属于不知道的他已经自认为足够谨慎了,去的酒吧不仅仅是泛西方派的地盘,而且还十分偏远,车子都快开到金浦机场附近了,想必就算唐谨言有势力渗透进泛西方也不至于挑个这么偏僻的破酒吧。

最关键的是他也实在没想到自己喝醉了会大喊大叫的把不该说的话给喊得人人侧目,也许是平时过得太压抑了,在重金属的轰鸣声中忍不住的发了疯

被人泼醒的时候,任佑宰也第一时间醒悟了目前的处境。睁眼看去,自己坐在一张椅子上被绑得严严实实,对绳缚艺术略有了解的他甚至还知道这绑人的还很专业

屋子像是一间密室,四周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盏暗黄的灯泡悬在头顶,透过昏黄的灯光隐约可以看见墙边的刑具。

任佑宰暗自咽了口唾沫,黑社会的私刑之所,不用考虑了。

他抬头正视前方,唐谨言和李富真都抄着手臂站在他面前,一模一样的冷漠神情,一模一样的居高临下。这种一模一样的气息让他非常讨厌,对,非常

一个黄毛提了空水桶,冲着唐谨言点头哈腰地鞠了一躬,非常恭敬地后退而出,并很仔细地关好了门。

“我很好奇。”唐谨言冷冷开口:“到底该怎么让我好看,我最近想破了脑袋都没想出来,希望任先生可以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任佑宰冷笑:“你觉得可能吗”

唐谨言淡淡道:“我相信任先生不是什么铁汉子,真的打算试试我们的手段”

任佑宰瞥了眼墙边的刑具,眼里闪过惧意,却强撑着一言不发。

唐谨言又道:“老实说,任先生不对付我,我也是要对付任先生的。比如任先生在狎鸥亭那边有个外宅,还替你生了个女儿其实母女的滋味我唐九一直挺喜欢的,尤其是那种八岁的幼女”

任佑宰瞪大了眼睛。

唐谨言续道:“我唐九倒霉之前,能尝一遍母女花的滋味还是挺值得的。哦,对了,最后转手一卖,说不定能套个现让我跑路呢”

李富真始终一言不发地听着唐谨言表演,她知道唐谨言只是威胁吓唬而已,那种事唐谨言不能做,最怕别人对付家人的就是他自己,他可不会去开先河。但她也没料到任佑宰在外面居然都有女儿了,还八岁了这些年的点点滴滴闪过脑海,她总算知道了很多原先觉得很难理解的事情。

他自己早就出轨了,孩子都生了,倒还对她那时候的风言风语跟斗鸡一样上门闹事。李富真忽然觉得很想笑,和唐谨言做出事带来的少许悔意再也消失不见。

“好了。”唐谨言拍拍手,走向墙角,取过一个扁平的小铁片:“后事说完,该办正事乐呵乐呵了。任先生估计不知道这铁片干嘛的,也不怎么样,只不过是插到您的指甲里,让它们很听话的和您的手指说拜拜。”

光是听着,任佑宰就浑身发麻,恐惧地喊:“不要”

“真是天性凉薄呢,自己女人和女儿要被我卖了你都一言不发,说翘你的指甲,都没走近呢你就跪了”唐谨言颇为遗憾地摇着头:“可惜了,本来还想试试的,毕竟好久没玩过了”

任佑宰愤怒地盯着始终不为他说话的李富真,切齿道:“好一对奸夫李富真还是漠然。

唐谨言拍着铁片走了过去,抵在任佑宰的指甲缝里:“废话这么多,还是让我先玩玩好了。”

任佑宰剧烈地挣扎起来:“不不要我说了”

任佑宰说出的东西很有趣,可以说在唐谨言的预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

意料之中的是,确实打算玩调虎离山,把他传唤调查个几天,就算无罪释放,也能让他们趁着新村集团群龙无首的机会做很多很多事情,等他出来说不定黄花菜都凉了,就像当初的谭哲坤那样。意料之外的是,通过的不是检察厅也不是警察厅,而是韩国国家情报院,概念类似于国安、中情局这类的性质。

他们居然是打算黑唐谨言是中国间谍,哦不,是中国日本双重间谍,反正怎么耸人听闻怎么来,要的又不是实证,也不怕什么中日美的施压,只是需要这么个传唤的借口而已,反正几天就出来了

唐谨言真的觉得很好玩,间谍这料当初釜山佬在报纸上玩过的,很多人当笑话看,可这种笑话尽然会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国家层面上。他忽然想起tara的那些黑料,这时候才觉得,真是从来没有什么高大上,有些人玩的东西和络上的小学生也没什么区别。

更有趣的是,李富真也没逃过,任佑宰将会出面指证李富真被间谍色诱而出卖三星电子的核心技术。也就是说唐谨言想要让李富真帮他稳定大局还做不到,因为李富真自己都要被传唤。

这事儿怎么说呢没有朴槿惠的首肯,情报院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没有李在镕的支持,任佑宰敢这样黑李富真

这回好玩,居然连朴槿惠李在镕都参与进来了,为了压他唐谨言,居然是整个韩国数得上号的势力全部联起手来穿了一条裤子唐谨言真觉得世上最滑稽的事莫过于此。未完待续。

莆田治疗早泄方法
阳泉治疗盆腔炎医院
河池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莆田治疗早泄费用
阳泉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