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缅甸少女被拐卖到贵州农村10个月流浪3省

发布时间:2019-09-18 03:09:47

  缅甸少女被拐卖到贵州农村 10个月流浪3省市

  缅甸女孩米珠想回家 罗川 摄 她说,她从云南被拐卖到贵州农村,逃脱后乞讨来到重庆。任洁 制图

  害怕贫穷,带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缅甸少女米珠跟着一男一女到中国找工作。10个月,她辗转3个省市,工作没着落,她却怀上了4个月身孕。

  昨日,在我市渝北区救助站,米珠伤心地说,很想家,巴不得马上回到父母身边。

  午夜的街头 有一个少女在徘徊

  12月3日深夜11时,渝北区两路街头人烟稀少,寒风凛冽。一位头发蓬松的少女,提着破旧的挎包,拖着疲惫的身体,漫无目的在大街上走着。

  “妹儿,提个包包到那里去?”市民田一芬等人深夜回家,一见少女的行头,就猜出她不是本地人。然而,面对热心路人的问候,少女紧紧抱住挎包,惊恐地望着大家,一言不发。

  哑巴?不愿与陌生人说话?还是听不懂大家的话呢?路人正纳闷,双凤派出所民警夜巡路过。

  人们将少女的情况告诉了民警。民警耐心询问好半天,少女始终沉默不语。最后,她消除了戒备心理,只冒出唧唧呱呱一句话,谁也没听明白。

  少女来自少数民族地区还是国外呢?大家议论纷纷。在这寒冷的冬夜,少女露宿街头非冻死不可!最后,民警将少女送到渝北区救助站。

  好大的阵仗 热情的市民 6个“翻译”查身份

  渝北区救助站站长张德友和同事与少女交流了好半天,她除了说自己叫米珠(音),表示肚子很饿外,其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听不懂。

  米珠究竟是那里人呢?张德友站在地图前,画出一面五星红旗,米珠摇了摇头。张德友几乎画遍了周边国家的国旗,米珠都没点头称是。

  “云南勐龙。”正当张德友和同事无计可施的时候,米珠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她能说汉语!难道来自云南少数民族地区?张德友立即与西双版纳州救助站取得联系。该站先后派了6名工作人员与米珠交谈,只有一名姓李的男工作人员能与她顺利交流。

  李先生说,米珠说她今年17岁,来自缅甸,老家与中国云南西双版纳州勐龙镇接壤。米珠老家所在地使用哈尼族语言,不能讲缅甸话,能听懂部分汉语,但用汉语表达很困难。

  张德友随后与渝北区公安分局出入境管理科取得联系,接着又向外事部门反映。然而,在送往公安部门体检时,查出米珠已有4月身孕。她随后又被送回救助站。

  热情的市民 纷纷来救助站看她

  张德友告诉,米珠有身孕,不喜欢吃稀饭、馒头,救助站就买来牛奶、面包给她吃。周边居民听说救助站来了个外国女孩,还买了水果来看她,有的还送来衣物让米珠换洗。

  张德友说,米珠还生活在惊恐之中,别人送她东西都不愿意要,身上那件袄子穿了快一月,也不肯换下来。成天就是收拾自己的行李包,好像马上就要回家一样。

  张德友透露,通过查找,现在确定米珠来自缅甸南板南欠村,家里还有爸爸妈妈和姐姐,她已经离家10个月了。目前,外交部门正与缅甸驻华使馆交涉,接到通知就可以送米珠回家。 彭瑜

  昨日,来到渝北区救助站,见到了米珠。在工作人员帮助下,米珠用不太流利的中国话,断断续续讲起10个月的流浪经历。

  我家里很穷,我没上过学,一家人虽起早贪黑干活,除了填饱肚子,根本没多余的钱花。出门打工挣钱改善一家人的生活,是我一直的愿望。

  今年2月,在中国云南西双版纳州勐龙镇,我碰见一男一女两个云南人,他们都比我大。二人告诉我,中国内地找钱机会多,说不准还能找个好人家嫁出去。我心动了,回家告别家人,跟着他们越过边境线进入云南境内。

  从勐龙到景洪,再到红河,我们不敢坐车,徒步来到昆明。在昆明,这对男女并没为我找到工作,也没有帮我找工作的意思,而是让我安心跟着他们,在昆明呆了3个月。

  5月,两人带我坐火车到了贵州,来到乡下。在这里,他们把我交给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我纳闷:找工作为何送到这么偏僻的山村,还交给一个比我大30岁的男子?结果两人不辞而别,把我丢到这里。

  后来我才知道,我就这样“嫁”给了那个男人。我开始想家,想父母了。在那里,我不能随便出走,上厕所也有人监视,就这样痛苦地生活了3个月,与那个男人睡到了一起。

  入了洞房,男人放松了警惕,我趁机跑了出来。没钱,又说不来中国话,家在那个方向我都不知道,只能像个无头苍蝇,四处乞讨。睡桥脚、吃野果子,走走停停,没想到流浪到了重庆,离家越来越远。

  在重庆3个月了,你们说的话我能听懂一些,我说的话没多少人能听懂,也没人愿意雇我干活。流浪的日子,有时两三天才能吃一点东西,累了就蜷缩在马路边睡觉。

  以前只知道中国这边有个云南,贵州、重庆在那里根本不知道。12月3日那天晚上,我又冷又饿,已经两天没吃饭了。幸好遇到了好心的民警,把我送到了这里,特别是知道我怀孕后,救助站的工作人员,还有周围好多居民来关心我,是你们重庆的好心人救了我。

  现在我只想回家,虽然这里有这么多好心人,但我还是想念父母,想念缅甸的家。这辈子,我再也不想出来了。

  支招 两种方式 讨外国媳妇

  渝北区婚姻登记中心主任黄春艳介绍,从人贩手中买外国媳妇是非法的。想讨外国媳妇,一是可以去具有涉外婚介资格的婚介机构征婚;其次,可以通过朋友介绍,相互了解后,到市婚姻登记中心领取结婚证。

  黄春艳介绍了涉外婚姻的相关规定:要有本人护照或其他身份、国籍证件;我国警方签发的外国人居留证件或外事部门颁发的身份证件,或临时来华的入境、居留证件;经本国外交部(或外交部授权机关)和我驻该国使、领馆认证的由本国公证机关出具的婚姻状况证明;或该国驻华使、领馆出具的婚姻状况证明;外国留学生中的中专、大专和本科学生,在校学习期间一般不得结婚,其他学生(进修生、研究生等)要求与中国公民结婚的,除持有上述证明外,还须持有所在院校的学业证明;再婚者的离婚证件或配偶死亡证明,其中离婚证件需经我国驻该国使、领馆认证,或由该国使、领馆直接认证。

  渝北区救助站还救过一名越南女

  “与她交流很困难。”渝北区救助站站长张德友说,米珠一会儿说到了云南、湖南、重庆,一会儿又说到过云南、贵州、重庆。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分析,她应该是被别人拐卖到内地,卖到偏僻的山村给人当老婆,结果跑出来的。

  张德友同事杨先生告诉,同在12月,救助站还救助了一名20岁的越南女子。这名女子称,她被拐卖到重庆,被关在一栋楼房的第7楼。她是冒着生命危险,从窗户爬出来,在大街上惊惶地走了两个多小时,最后看到挂国徽的法院,急忙上前求救,最后被送到救助站。

  短短一月内,救助站救助了两名外国女子。张德友认为,米珠没有文化,家里又贫穷,到中国语言交流困难,应该是受了别人的蛊惑,才被拐到中国的。

  本版稿件 彭瑜 采写

产后护理
签约指南
赛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