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超神血脉 第51章 新晋铸兵师慕芝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6:21

超神血脉 第51章 新晋铸兵师慕芝

冯标灰头土脸地离开了,不过铸兵师考核还在继续。除去那两个在第一步骤就被淘汰的学徒外,剩余的七名铸兵学徒,都站在铸炉之旁,准备开始第二步骤,铸兵实践的考验。

第三铸兵塔的学徒费青,和第十二铸兵塔的学徒慕芝,比较轻松。他们在第一步的考试中,拿到了五分。也就是说,第二步的铸兵实践,他们只要能在三次之中成功一次,拿到最低要求三分,就能通过铸兵师考核。

对于吕征这样,知识答卷中只获得了三分的人来说,压力就比较大了。他要一次就通过考核,铸造出一件兽魂兵,拿到完整的五分才行。即便失败了哪怕一次,吕征也要铸造出带有额外特性的兽魂兵,才算通过考核。对于吕征来说,要铸造出带有特性的兽魂兵,还是太难了一些。

“必须要一次成功!”吕征两眼有些发红,心中暗自咬牙。他侧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慕芝,又看了身后闭目养神的萧崖,以及主座上的慕烟,心头有一把火在燃烧。

只可惜,铸兵实践比知识问答还要困难,这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些铸兵学徒,平日里观看得多、亲自动手的少,任平时将铸兵步骤背了个滚瓜烂熟

,真正动起手来,就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了。

萧崖又“消化”完了一块风胡记忆碎片,睁开眼睛看向这些铸兵学徒。第一轮,七个学徒没有一个成功的,通通失败!

萧崖特别注意的是慕芝。在铸兵师交流会开始之前,他还特意让慕芝放手铸造了两次,都是铸造最低级的一阶下品兽魂兵,也算是有了一定的经验。

萧崖注意到,慕芝在刚刚的铸造失败后,并没有着急地进行第二次铸造,而是闭上眼睛缓缓调息,舒缓心态。看到这一幕后,萧崖稍稍放心。只有平心静气,铸兵成功的几率才会提高。所以说,铸兵师一般都是稳重谨慎的性子,毛毛躁躁的很少。

吕征失败一次之后,心中“咯噔”一响,脸如死灰。没有做到一次成功,这意味着吕征在接下来的两次机会中,至少要铸造出一件带有特性的兽魂兵,才能拿到五分,让总分达到八分!这样才能通过铸兵师考核!

“赌了!”吕征眼睛里有通红的血丝,他再度鼓荡血气,点燃铸炉,将一块块铁锭投入进去,发狠地开始熔化。

主座上的慕烟见到这一幕,皱紧了眉头。她能看出,吕征的心乱了。

七座铸炉,第二次腾起火光。在经历第一次的失败之后,七个铸兵师学徒,先后开始了第二次尝试。在前面拿到五分、四分的还能维持较好的心态,而只拿到三分的吕征等人,却已是孤注一掷。

“天然纹络……天然纹络到底该怎么才能铸造出来?”吕征的灵魂力量不断感知着铸炉内部的那一团铁汁,试图将其拉伸延长,化作兵器的胚型。但他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感知到所谓的“金属纹理”。

半晌之后,铁汁被拉伸成了铁棒的形状,在吕征的操控之下,从炉口钻出。那根铁棒的样子,实在有些丑陋,上面根本见不到任何天然纹络。

吕征一见这铁棒胚型,心中就是一阵沮丧。没有天然纹络,他下一步灌注兽魂即便做的再好,也不可能铸造出有额外特性的兽魂兵来。

吕征将铁棒往一旁的铸台上一放,任由那铁棒胚型冷却。他连灌注兽魂的想法都没有,这一次尝试毫无疑问,又失败了。

看到吕征直接放弃,主座上的慕烟,气得有些发抖。就算无法铸造出带有特性的兽魂兵,也要全心全意地将这一次铸兵过程进行到底,这是铸兵师的基本操守!铸兵师很少有半途而废的人,即便某一次铸造不出理想的兽魂兵,他们也会坚持到铸造结束,积累宝贵的铸兵经验。

吕征的半途而废,让慕烟断定,他的第三次尝试,也不可能成功。

“最后一次机会了。这次,我一定要铸造出有特性的兽魂兵来!”吕征双眼通红,乘着铸炉之火没有熄灭,再次开始熔炼铁锭。

然而就在吕征第三次熔炼铁锭的时候,他右边的慕芝的铸炉位置,却传来一声悠长的狼嚎。吕征心中一惊,情不自禁地向右方看去,不由惊呆了。

慕芝的头顶,三个灵魂节点微微闪烁,一头冰狼残魂,被她以灵魂力量,缓缓压入一柄短剑之中。短剑铁灰色的光芒一闪,最终消散于无形。在剑体之上,一个惟妙惟肖的狼头雕刻,显现而出。

慕芝,竟是在第二次尝试之中,铸造出了兽魂兵!

吕征心中大震,他手掌颤抖,注入铸炉之中的血气,竟是出现了一丝紊乱。他心中暗叫不妙,转过头努力控制,但却为时已晚。刚刚投入铸炉的三块铁锭,竟是被熔炼成了废铁!

“完了……第三次机会……”吕征大急,却无计可施。

“铸炼水平不够,强求高品质的兽魂兵,犯了眼高手低之忌。心神不宁,不经调整就再次铸造,犯了焦躁之忌。铸炼时,一点风吹草动便分心他顾,犯了三心二意的大忌!吕征,这次失败,希望你能汲取教训。”慕烟走到了吕征身边,缓缓说道。

吕征脸色有些惶急:“表姐,再让我试一次……”

慕烟冷着脸摇头:“铸兵师考核的规矩,你应该清楚。明年再试吧,今年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慕烟心中一叹。按她的性子,吕征这样明显没有铸兵资质的学徒,早就该逐出铸兵师联合会。可毕竟念在自家姑姑的情分上,慕烟只能再给吕征一次机会。

大约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剩余五名铸兵师学徒的实践考核结束。

三号铸兵塔的学徒费青,在第三次尝试的时候,终于铸造出了一件兽魂兵。虽然有一定的瑕疵,但仍然算是过关了。费青激动得几乎仰天长啸,不断感谢他的师傅,鲍断铸兵师给他的观摩指点。

鲍断捋须微笑,能带出一个一阶铸兵师,绝对是荣耀。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十二号铸兵塔的胡风小子,身边的慕芝学徒,也晋升为一阶铸兵师,而且年纪比费青还要小一些。这次考核的荣耀,一多半都被胡风、慕芝这两人抢去了。

慕烟按照惯例训话,她先是恭贺新晋的两名铸兵师,给他们二人颁发徽章,随后安慰其他的铸兵师学徒,让他们不要灰心,来年再考。

下面,就是对两位新晋铸兵师的安排了。

“费青、慕芝,你们现在有资格成为合作铸兵师,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会给你们安排独立的铸兵塔。”慕烟说道。

费青很激动,他在铸兵师联合会这么多年,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成为真正的铸兵师,拥有自己的铸兵塔,当下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慕芝却是咬着嘴唇,偷偷看了一旁闭目静坐的萧崖一眼,低声说道:“姐姐,我还是想继续留在胡风铸兵师身边学习。”

慕烟有些意外:“你确定?你已经是一阶铸兵师了,还要在胡风身边做学徒么?”

慕芝说道:“是的……跟胡风铸兵师比起来,我觉得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好,只要胡风铸兵师同意,我当然同意。”慕烟欣慰地说道。虽然吕征不争气,但这个妹妹,却是极为省心懂事。

萧崖睁开眼,他也没有异议,这件事就定了下来。

慕烟将冯标离去所留下的十一号铸兵塔,分配给了新晋的合作铸兵师费青。这一举动,让邵康有些难看,颇有打脸的意味。而且,费青出自鲍断这一系,而鲍断又和邵康走得很近,慕烟此举,颇有挑拨的味道。

萧崖无声一笑,看来慕烟二十来岁就能成为建木城分会排名前三的重要人物,与老资格的邵康分庭抗礼,也不是没有道理。

“好了,现在铸兵师考核告一段落,接下来我们就进入正题,”邵康坐在主座上,淡淡说道,“建木城铸兵师交流会,由我来主持。鉴于胡风铸兵师是外地新来的,我就先把铸兵师交流会的精神传达一下。”

清了清嗓子,邵康继续说道:“铸兵师交流会,是铸兵师之间的一次盛事,其核心精神,就是‘交流’与‘分享’!我们铸兵师联合会能发展壮大,靠的就是集思广益,而不是敝帚自珍。各位铸兵师,不管在铸兵之道的任何一个领域有所发现,都可以拿出来与各位同行交流。”

不少铸兵师面面相觑,铸兵师交流会,不就是排座次、斗实力的挑战大会么,怎么变成了交流大会?

鲍断铸兵师站起来赞叹道:“邵康大师所言甚是,鲍某不才,最近在调制兽血方面略有心得,便拿出来与各位同行共享。同时也希望,各位不要将自家秘技私藏,大家一起进步,肯定会更好。”在说到“秘技”的时候,他的眼神特意看向萧崖。

“原来如此,邵康这老匹夫伙同鲍断,居然打着这个主意……”萧崖这样想着,心中对邵康的不屑更重,站起身说道,“慢着!我不同意!”

忻州治疗男科医院
福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江西治疗癫痫病医院
忻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福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