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闺门令 045 林中札记(二)

发布时间:2019-11-13 22:14:16

闺门令 045 林中札记(二)

俞知乐权衡了一番擦与不擦的后果,最后决定,擦!

现在条件有限,物理降温是最可行的方法。不就是要脱元倧衣服么,现在深山老林又没人看到,等擦完了再给元倧穿回去,一切来的神不知鬼不觉。

俞知乐便立马行动了起来。

她去洞外找了一个半截木桩子,树皮里面的木芯因为常年的风吹日晒已被腐蚀,她用剑将木芯挖了出来,做成了一个可以临时装水的木桶,又去河边将木桶洗干净,打了一桶水回来。

在河边打水的路上俞知乐惊喜的发现了一种药草,板蓝根。那会在现代时上流行着一句“我本是包治百病板蓝根”的话,恰好配的图是板蓝根的草木形态,她因此认识了板蓝根,这下刚好让她在河边找到。

板蓝根具有清热去火的功效,可以很好的治疗发烧。俞知乐便采了一些板蓝根,和木桶一起拎回了洞里。

她用拉木车的藤条做成了一个可以临时挂衣服的晾衣绳,把元倧的湿衣服都搭了上去,最近温度刚刚好,第二天一早应该就可以干了。

现在她的里衣已经被扯的七零八落,长裤长袖也变成了短裤短袖,她的外衣还披在元倧身上,等元倧的衣服一干两人就可以把衣服换了回来。

整理好衣服,俞知乐挪到了草床旁边,她先是把元倧披着的自己的外衣解了下来,而后又将元倧的里裤脱了下来,最后只剩下一条犊鼻裤。

俞知乐忍不住偷瞄了元倧的身材几眼,偷瞄之后才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偷瞄,大大方方看就是。

元倧整个人非常修长,身上没有一点赘肉,他宽肩窄臀肌肤如玉,莹润又有光泽,如同蒙了一层洁白的月光,与这昏暗的山洞形成鲜明的对比。

俞知乐将帕子打湿,先是从元倧的上半身开始擦起,一接触元倧的皮肤仍旧觉得他烫的吓人。她又叠了块毛巾放在了他的额头上。

额头上的丝丝凉意让元倧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他微微睁开了眼睛,在朦胧的视线里似乎看到一位身着深宫丽装云鬓高起的女子目光如水,正在小心翼翼地为他擦拭着身子。

元倧心里一动,呢喃道:“母妃……”说完他的眼睛便又闭上了。

俞知乐手下一顿,她似乎听到元倧说了些什么,看向元倧却发现他仍旧是双目紧闭,她将耳朵凑到元倧脸前问道:“你说什么?”

由于速度没有把握好,她的脸不小心蹭了一下元倧的脸。

正当她想离开的时候,元倧突然握住她的胳膊,将她往怀里一带,双臂死死地环住俞知乐,把俞知乐的脸按在了自己的脸上。

元倧将脸又往更深处蹭了蹭,“唔……凉快……”

俞知乐的脸腾的一下便烧着了,鼻腔里全部都是元倧的气息,脸下接触的皮肤虽说温度较高,但仍可以感受到肤质的细腻温润。她想挣脱却挣脱不开,反倒被抱得更紧一些。

挣扎一会俞知乐放弃了,她等着自己的脸变得和元倧一样烫之后再被主动放开。某人现在神志不清正把她当作降温冰块,哪能那么轻易放手。

俞知乐的脸如预料般温度蹭蹭的升了上去,某人“唔”了一声,眉头淡淡皱了一些便把她推开

俞知乐如临大赦赶快拿凑到木桶边将凉水拍在了脸上,拍了好一会才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散了下去。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稳定了下自己怦怦乱跳的心神。

又将毛巾用水过了一遍,重新擦着元倧的身体。

整理了有些混乱思绪,她擦着身子的手不禁一顿,刚刚元倧似乎将她错认成了别人,错唤了一声“母妃”。

母妃这个称呼应该是皇室之中的特有称呼,这称呼从元倧嘴里说出岂不是代表着他也是皇室中人?

俞知乐努力搜刮着脑袋中的记忆,当今永盛帝共有五子,太子尊号文华,对外一般称呼为文华太子,其余各子皆被封王,各有各的称号。她脑袋里一个念头突然蹦出,元姓是大盛国姓,那元倧定是皇室中人!

想到这里,俞知乐想起来的相关信息又多了一些。文华太子原名元启,元倧定不是太子,是皇子之一。

俞知乐看了看双目紧阖的元倧,原来一开始元倧就告诉了她他的身份,只是她当时并没有反应过来。元倧对外也仅仅是称呼监军大人,并未说出自己的名字。大盛的老百姓应该很清楚众位皇子的姓名,一旦说出那样元倧的身份就暴露了。偏偏她对大盛的记忆不多,想不起来各位皇子的姓名。

怪不得那日在藏娇阁,为沈瑛从捶背的女子一听到元倧的名字就忍不住惊呼,谋害皇子任谁听到都会感到惊讶。

而元瑞想方设法都要除掉元倧,都是因为他们生在了权利角逐、兄弟自杀残杀的皇家。

俞知乐心中震惊了一番,虽已猜到元倧身份高贵,只是没想到如此高贵。但震惊很快便回归平静,无论元倧身份如何,至少在这里,他只是一位病人。

她将现有的布条全部用水浸湿,覆在了元倧身上,待布条被身体的温度温热,她又将布条再次过水,如此反复了几次,元倧的身体渐渐地没有原来那么烫,她将脱掉的衣服重新披在了他的身上,没有直接穿上,方便晚上再为他擦遍身子。

此时已经日暮西沉,夕阳的余辉斜斜的从洞口照了进来,整个洞内火红一片。忙碌了一天俞知乐这才想起来她一天都没有吃饭,肚子已经饿了,喉咙间也有些干。

她将木桶洗干净又重新打了一桶水,自己在溪边捧着水喝了几口,采了几片宽大些的树叶,提着木桶又重新回了山洞。

元倧一天都没有进水,体内一定缺了大量的水分。俞知乐将树叶卷了起来,舀了一些水撑开元倧的嘴将水缓缓流了进去,喂了几次水之后,俞知乐才满意的放下叶子。

她又出了洞口,将洞口仔细的用树木和杂草掩盖了起来防止被动物发现,她现在要出去找一些吃食。

林中有不少兔子跑来跑去,俞知乐试着抓了几次都没有抓住,她在山洞附近饶了一圈都没有发现果子之类可以吃的东西,俞知乐只好采了一些蘑菇又返回了山洞。

到了山洞口,俞知乐发现她掩盖的洞口的草木似乎被什么翻动过,俞知乐心中一紧,连忙向洞中跑去。

进入洞内,她看到元倧负手站在她晾衣服的绳子前,听到响动扭头望了过来。

看到俞知乐,他浅浅一笑。

南阳治疗前列腺炎最好的男科医院
潢川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艾玛哪家医院产前检查
长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汕头妇科医院哪个正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