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梧桐小说】花和尚再拔垂杨柳

发布时间:2019-09-13 03:41:30
花和尚鲁智深自从在大相国寺倒拔垂了一棵垂杨柳之后,名声大震。这一天,智深又与众泼皮喝酒,酒至半酣时,又听到有老鸹乱叫。智深奇怪道:“洒家那日拔了一颗树,毁了一个老鸹窝,如何还有老鸹这般聒噪?”众人笑道:“师父,这儿又不是只有一棵树,不见前边树林?以此老鸹便多。”智深道:“洒家正有一身气力憋鸟,闲着也是闲着,今日便与你都拔了去,叫那老鸹无处安身,如何?”众人听了,都欢喜道:“昨日看的不过瘾,今日正要再见识师父神力。”
智深乘着酒兴,与众泼皮一道来至树林。看时,何止有百十只老鸹围着树林盘旋不止,聒噪不休。智深看准一棵树,把直裰脱了,用右手向下,把身倒缴着,却把左手拔住上截,把腰只一趁,将那株绿杨树带根拔起,众人无不喝彩。智深道:“这算甚鸟,也值得喝彩?且看下个。”更不大喘气,弯下腰去,一棵接一棵的拔了起来。哪消半个时辰,便有三二十棵大树横七竖八的撂在地上。众泼皮见了,一齐拜倒在地,只叫:“师父非是凡人,正是真罗汉身体,无万千斤气力,如何恁般了得!”
正喧闹间,忽听脚步铿锵,一人鼓掌而来。智深看时,原来正是那日已经相识的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智深便道:“兄长何去?”林冲道:“便是特来看望,欲邀贤弟家去痛饮一醉,不想你却在这里拿这些大树撒气。”智深道:“你众人收拾了树木,待我回来却接着拔。”林冲看着地上的大树,道:“贤弟这身力气,端的是无人能比——怎地这些树根如此短小?”泼皮道:“教头好眼力!这些树便是新栽,根子想必未能长大。”林冲是个细心的人,又看看树坑,便对智深道:“这树坑挖得甚浅,又没有换土,树根怎能扎得下去?这样的树,就是不拔下来,堪堪也要被风吹倒了的。”
智深听了这话,眼睛揉了又揉,眉头皱了又皱,忽然大悟。怪叫道:“俺道这些树怎地这等好拔,原来是没扎下根的半死树!众泼皮!你们怎能把树栽成这个样子?”众泼皮连忙跪倒:“师父莫要冤枉我等!这些树木,乃是大相国寺为应付检查图好看,雇请了专业绿化公司,从别处移挪来现成的树栽下的。那白花花的银子钱,我等怎地见得着?”
智深听了,恨道:“你们这几个泼皮,却也鸟乱!明知道这些树不结实,却不实话实说,害得俺空落了个倒拔垂杨柳的虚名,如今俺细细想来:若是根子扎得深的大树,俺力气再大,又如何拔得起?——不消说了!眼见得是那都寺、监寺、院主人等,与绿化公司藏有猫儿腻,才弄出了这上坟烧报纸,糊弄鬼的勾当!你们在此等着,待俺把那些鸟人痛打一顿就来!”
一头说,一头不顾林冲等人的阻拦,径直奔大相国寺上房,去找智清禅师。可怪寻遍了上房,并不见清长老的影子。忽然看见当初劝他当菜头的首座从上房出来,便一把揪住道:“都是你这等鸟人,拿了政府拨给的银两和香客捐的香火钱,不好好管理寺院,连个绿化也要雁过拔毛,弄些死树埋在那里,叫俺担了虚名——到底是谁干的?收了多少回扣?快快说来,不然俺就叫你吃三百禅杖!”
首座见智深目露凶光渗人胆寒,浑身颤抖道:“师兄且慢!听我说与你:这绿化一事,不是小僧的勾当。当初也曾说与你,我这寺中职事甚多,有那管藏的唤做藏主,管殿的唤做殿主,管阁的唤做阁主,管化缘的唤做化主,管浴堂的唤做浴主。还有那管塔的塔头,管饭的饭头,管茶的茶头,管菜园的菜头,管东厕的净头。还有一种职事便是管树的叫做树头。这栽树绿化的事宜都是树头的职权,你问他便了。”
智深听他说的有些道理,便放了首座道:“如今那树头在哪里办公?”首座道:“他便在离菜园子二里半之外的大树办,一处高阁之中。”智深听了,放了首座,急忙奔大树办而去。首座见他离去,松了一口气道:“这爷爷如此风风火火,哪里像个出家人,谁敢惹他?”也急忙往上房而去。
且说智深直奔大树办。原来智深路径不熟,这大树办的路又曲曲折折甚不好走,途中又有一座小桥因质量出了问题正在修理。因此智深这二里半路竟然走了一个时辰。过了小桥再行一程,眼见得前面绿树掩映之中高阁飞檐景色深幽,想必就是大树办了,却忽听得一阵人声鼎沸,似乎夹杂着哭号之音。智深奇怪,五步化作三步急忙近前,只见一个小和尚慌里慌张跑过来。智深一把拉住:“你如何这等匆忙?”小和尚道:“说不得了!这里的树头方才在歪脖树上悬梁自尽了。我正要去禀报堂上大和尚并一众职事人等,看是如何是好。”说着头也不回的跑了。
智深愣在原地,奇怪道:“这直娘贼!倒是等俺问明了情况再死也不迟。这叫俺找谁算账去?”
智深踌躇半晌,不得要领。忽见清长老逶迤而来,身后一干僧众人等相随。见了智深道:“闻听树头寻了短见,我正要去看个究竟,恰好你在,便也一同前往。”智深也只得跟随。到了近前,便有副树头迎上来。不等清长老相问,便哽咽道:“长老恕罪!我们领导已是西去极乐世界伺候佛祖去了。”
清长老问道:“如何便自尽?”副树头道:“长老不知,俺们领导自打任此职务以来,甚是勤勉,夙兴夜寐。又没啥别的爱好,只知道一味工作,患上抑郁症已有多时,今日实在忍受不了病魔折磨,便撒手西去。”清长老转身问众人:“他的话可是实情?”一干众僧等纷纷回答道:“树头患病,委是实情。我等早已知晓。”清长老道:“即使如此,为何不早报我知晓?”众僧皆道:“便是长老公务繁忙,且为不让长老为之担忧影响身体健康之故也。”长老又道:“可请郎中诊过否?”副树头急忙递上一纸道:“有郎中诊断书在此。”清长老道:“即使如此,可当众读来,以便让众僧知晓个中原由。”那人便高声朗读一遍。其中果有其爱岗敬业,压力过大,抑郁症在身等语。众僧人等听了,无不为之扼腕唏嘘。
清长老念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地水火风,四大皆空。色空无常,我佛慈航。一死百了,诸事拉倒。善哉,善哉!”
智深见状,无话可说,也只好跟着念佛了。

共 228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此文以《水浒传》中耳熟能详的故事“鲁智深倒拔垂杨柳”为题材,结合现实,改编成一个新的故事,借古讽今。小说深刻,耐人寻味。鲁提辖倒拔垂杨柳,人称神人,原本因为是力大过人的缘故。谁知,是这些树木有猫腻。本来应该扎根的树木,却只是虚埋于地下。原来是官员为了应付检查,临时栽培。树木根不深,佛门心不净,官员办事太敷衍。感谢赐稿梧桐!【编辑:浅凝】
1 楼 文友: 2014-08-15 10:58:21 欣赏佳作,期待精彩。
【祝】挂亲朋【友】惦牵,
【福】结祥果【谊】籽缘。
【在】情在义【在】诚信,
【花】谢花飞【真】挚言。
【香】吻千峰【诚】瀑泻,
【中】拥万壑【里】泉欢。
【绽】开百卉【永】春意,
【放】下私情【恒】久兰。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8-16 07: 6:0 谢老乡赐诗,问候安好。
2 楼 文友: 2014-08-27 11:16:45 篇小说,作者运用幽趣细腻的语言,通过主人公花和尚在拔了假几个精彩垂柳之后的片断,深刻地描述了主人公个人的对现实生活中的事故不能理解却又不能得到圆满答案的困惑,对现实社会的公务不能尽责予以讥讽。文章凸现了社会公务上的不良之风的弊病,主题突出,佳作。宝宝吃什么降火最快
两岁宝宝积食怎么办
孩子营养不良
宝宝中暑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