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方便面疑塑化食品工业添加剂亟待重估

发布时间:2019-09-18 02:54:59

  方便面疑“塑化”:食品工业添加剂亟待重估

  生意社06月09日讯

  6月2日,塑化剂事件继续升温。 华南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柳春红6月1日证实,其与同事最近刊登在《食品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受包装中的塑化剂溶出影响,市售方便面和方便米粉存在不同程度的塑化剂污染。 此前5月24日,台湾地区有关方面向大陆国家质检总局通报,发现台湾“昱伸香料有限公司”制售的食品添加剂“起云剂”含有“塑化剂”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脂(DEHP),该“起云剂”已用于500多种饮料等产品的生产加工。 论文名为《方便面和方便米线中酞酸酯的污染现状研究》。文中指出,“在采集的56袋市售方便面、25袋方便米粉中检测到的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 )和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DEHP)的含量分别为ND-59.38mg/kg,ND-172.15mg/kg(方便面调味酱料),ND-9.28mg/kg、ND-1.08mg/kg(方便面面饼)、ND-16.52mg/kg,ND-44.75mg/kg(方便米线调味酱料)。” “参照我国《食品容器、包转材料用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GB)中D和DEHP仅用于接触非脂肪性食品的容器,且在塑料包装中的特定迁移量分别不超过0.3mg/kg、1.5mg/kg的规定,本实验所采集样品中的D、DEHP含量已远远超过该标准。”柳春红等在论文中指出。 此话一出,旋即引起轩然大波。倘若真如研究那样,塑化剂可通过包装外膜渗透到食品本身,影响范围将是几何级扩大。 “如果真若论文所说,那所有富脂食品都含有这个(塑化剂),食用油的含量岂不是更高?”6月2日,国内某方便面生产企业管理人员对本报表示。 与此同时,6月2日傍晚,广州部分超市开始陆续将统一饮料下架。“我们广州同事反馈没这事。”统一发言人杨寿正称。 但家乐福华南区公关经理李嘉对本报证实,“为谨慎起见,家乐福决定从今天起将全部台湾产统一饮料下架,全国的超市都会这样做。” 塑化剂继续发酵 文中提到的“五种品牌方便面/米线”让人遐想不断 论文中显示,2010年10月从广州市各大型超市随机采购不同品牌和口味的56份方便面和25份方便米粉食品作为样品。 究竟是那家方便面企业被选为样本?那一家的含量又最高? 论文参与者至今没有对外透露样本涉及的品牌以及类别,“由于学术论文中一般不会写上品牌,所以我不方便说。”柳春红这样回应追访媒体。 但文中提到的“五种品牌方便面/米线”让人遐想不断。 目前,康师傅、统一、华龙、白象等五大品牌占据了整个方便面市场的70%,其中仅康师傅一家就占了40%。 “在台湾塑化剂事件出现以前,在常规检查中是没有要求检测塑化剂的,包括质监部门都没有。”康师傅相关人士告诉,对于未来是否会新增塑化剂检验,公司目前还没决定。 但广东省食安办6月1日晚通报,该省质监局和东莞市在东莞排查中发现一食品企业使用了台湾“塑化剂”,相关产品主要流向广州、江门和东莞等地。 通报指出,该名为“东莞市昱延食品有限公司”的企业被发现与台湾“昱伸香料有限公司”有关联,被抽检的30批次复合添加剂成品和20批次用于生产食品添加剂的原料中,其中4批原料和4批复合添加剂成品检出含有毒工业原料塑化剂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DEHP)。 而统一也在其官上传了多份检测报告,被检产品覆盖面包、果蔬汁、保健食品、咖啡、包装茶、冰品、包装水甜点、发酵乳/酸奶、传统饮料、谷物奶/米豆浆、调味乳、鲜乳等多个类别,但并未对方便面进行检测。 乳业专家王丁棉认为,目前难以确定含有塑化剂的“起云剂”(也叫乳化剂)有否流入乳制品,乳酸饮料在生产的过程中也会用到乳化剂,但饮料的消费量比乳制品大,因此这次由塑化剂引起的影响可能比当年三聚氰胺大。“三聚氰胺对人体的影响是结石和死亡,都是显而易见的,但塑化剂的影响是慢性的,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察觉的。” 柳春红等在论中文表示,“英国农渔食品部规定的D、DEHP的每日耐受量(TDI)为0.01mg/kg bw.d和0.05mg/kg bw.d,以采集样品中D、DEHP平均含量计算,成年人(体重60kg)食用一份方便面(面饼90g,调味料酱包8g),则D、DEHP的暴露量分别为0.24mg、0.15mg,分别占TDI的40%和50%,也即:如果一个人一天食用这样的方便面超过两包半或两包,D、DEHP的暴露量就有可能超过规定的TDI,其潜在的危害显然不可忽视。” “添加剂一般不检” 多数企业都不会对采购回来的添加剂再进行详细的检测 王丁棉称,由于检测花费大,多数企业都不会对采购回来的添加剂再进行详细的检测,一般只会根据对方提供的检测报告书来进行评估。“用量大、批次多,不管是自检还是送检,都会增加金钱和时间成本。” 上述康师傅相关人士表示,目前康师傅的原料采购流程是:由集团统一找相关原料的供应商,然后评估供应商是否符合要求和资格,再检查他们的产品有没达标。“集团考察完这些以后,这个供应商就规定下来了,各个公司就按照它的规定统采就好了。” 但其并未对供应商的资格审核周期,以及会否对每批次添加剂进行抽检作出说明。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副会长张俊修认为,费用不能成为不检测添加剂的理由,而目前添加剂也急需进行一次重新评估。很多添加剂的用量和标准并不是由第三方去做的,而是由添加剂生产企业或者食品生产企业去做,缺乏科学论证。 5月13日,卫生部公布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等4项新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对包括了食品添加剂、食品用加工助剂、胶母糖基础剂和食品用香料等2314个品种进行修订,涉及16大类食品、23个功能类别。 “以前说添加剂可以增加食品的色、香、味、口感,延长食品的保质期,但随着科学的发展,我们发现很多添加剂都是对人体有害的,我们就该严格控制使用,少用甚至是禁用。”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副会长张俊修认为,频繁出现食品安全问题是阵痛,添加剂在促进食品工业化发展上产生重大作用,但已经走到了转型关键时刻。 台湾媒体报道称,今年4月,台湾例行抽验食品时,已经在一款“净元益生菌”粉末中发现,里面含有DEHP,浓度高达600 m,但5月底才公布。 “4月之前的流去那里我们都不知道。”王丁棉表示,透过了解上游经销商入多少货可以追溯问题产品的流向,但问题添加剂究竟有多少流到国内难以全面排查。

手机导购
家庭笑话
乌鲁木齐星座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